【媒體報導】Indian media visits Taiwan

前言:本會於今(106)年11月5日至9日邀請印度重要媒體來台訪問交流,上圖為訪台媒體之一的Dainik Jagran的資深記者Abhijit Mishra返印後所撰報導。以下為Taiwan News所轉載報導。 

資料來源:
Taiwan News (臺灣英文新聞)
Dainik Jagran

Indian media visits Taiwan

Three major newspapers from India visited Taiwan to promote Taiwanese culture and traditions, exotic food and places around the island

TAIPEI (Taiwan News) — Three Indian reporters from major Indian newspapers The Hindu (印度人報), The Telegraph (電訊報) and Dainik Jagran (覺醒日報) were invited to Taiwan by the Foundation for International Exchange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 from November 6 to November 9 to promote Taiwan among the Indian population.

“The purpose of the visit was to cooperate with the New Southbound Policy and Trade Association in order to promote trade cooperation in India, to expand business opportunities and promote Taiwanese culture, art and history with the people of the Indian subcontinent,” said Priya Lalwani Purswaney of PriyaLee Translation & Consulting 李眉君翻譯顧問 Chinese Interpreter.

The reporters wrote articles about their experiences in Taiwan which included their visit to Legislative Yuan, Taipei City Government office, various restaurants, temples, the famous night markets and also to the High Speed Rail.

The article in the Dainik Jagran news paper (pictured above) describes Taiwan as an exotic location for travel. It provides detailed descriptions of the reporter’s visits to the Taiwanese Skyscraper Taipei 101, the Double Decker Sightseeing Bus, Raohe Night Market, the High Speed Rail and Longshan Temple.

106/11/12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利比亞醫療團—台灣國際醫療合作先鋒】(下)

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於106年11月12日(週日)下午,於臺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第二場:「利比亞醫療團—台灣國際醫療合作先鋒」講座,由本會楊庸一董事主持,邀請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醫師,以及長庚醫院精神科榮譽教授─李世模醫師擔任講者,向在場聽眾分享當時他們在利比亞醫療團隊的行醫過程與救援挑戰。

李世模醫師在擔任台大醫院住院醫師時,因緣際會參與台灣至利比亞的軍醫團,李醫師則是在利比亞的第二大都市班加西的小型醫院擔任神經精神科的醫師,同時亦兼任內科醫師,李醫師表示在班加西兼任內科醫師的三年期間,對於內科藥物應用及臨床經驗的增進有莫大的幫助,加上李醫師為印尼華僑,印尼語有部分為阿拉伯語的外來語,所以在極需要語言溝通的內科及神經精神科的問診中,更能加強醫病關係的交流,並且也因為語言的優勢而與當地的軍人打成一片十分的要好。

剛開始在班加西的生活,李醫師提到光是看電影就要提前三小時出門,因為可能會遇到公車拋錨不開,或是在回教文化籠罩下的班加西,公車司機會駕駛到一半時,將車停在路邊,下車跪在路邊禱告等行為,這對李醫師而言是完全不同於台灣的文化衝擊,這同時也是回教約束下所產生的特殊文化表現。

由於李醫師曾經在班加西替高級將領的姐姐治好癲癇症而被聘為該高級將領的家庭醫師,在演講的過程中,李醫師除了分享擔任家庭醫師而享受到道地阿拉伯烤羊肉以及觀賞未在班加西市區上映的院線電影外,同時在現場也分享了埃及歌后與黎巴嫩歌后的歌舞影片,讓聽眾能實際感受阿拉伯文化與台灣文化的不同之處,確實是一番新的體驗。

在班加西三年的行醫經驗中,李醫師提到了兩個案例。第一個為14歲女孩因風濕熱所引起的舞蹈症(sydenham’s chorea),第二個則是好發在受過禁閉處分後的士兵產生的轉化性歇斯底里症狀(conversion hysteria),這兩個案例雖然在台灣的醫療史中不算是十分嚴重的疾病,但在當時班加西自身的醫療資源下,卻無法處理這樣的疾病,所幸李醫師發揮專長,順利的治癒,也讓班加西當地的軍人們更佩服李醫師的醫術。

李醫師在1968年至1970年的三年間,格達費於1969年9月1日發動軍事政變取得政權,而李醫師亦於這三年間見過格達費,李醫師以身為精神神經科醫師的觀察,娓娓道出格達費應該稍微有精神分裂及偏執狂的心理症狀,這也給了在場的聽眾對於格達費有除了報章雜誌以外的見解,這也是講座中相當特別的經驗。
整體而言,李醫師以文化及生活的角度加上幽默詼諧的語氣,並且配合英文及阿拉伯語的言詞,分享在班加西的生活與醫療體驗,著實讓參與的聽眾有了更深的了解,感謝李醫師願意分享如此寶貴的經驗。

延伸閱讀:
106/11/12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利比亞醫療團—台灣國際醫療合作先鋒】(上)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上)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下)

106/11/12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利比亞醫療團—台灣國際醫療合作先鋒】(上)

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於106年11月12日(週日)下午,於臺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第二場:「利比亞醫療團—台灣國際醫療合作先鋒」講座,由本會楊庸一董事主持,邀請和信醫院副院長─謝炎堯醫師,以及長庚醫院精神科榮譽教授─李世模醫師擔任講者,向在場聽眾分享當時他們在利比亞醫療團隊的行醫過程與救援挑戰。

活動上半場,由主講人謝炎堯醫師開場,謝醫師如今是台大內科的名教授,在H1N1爆發時期也撰寫了許多對於醫療技術非常有建設性的文章。

謝醫師在演講的開場便表示,在1960年代時醫療跨國的合作其實有其背後政治目的,主要是為了鞏固台灣於聯合國的席次與力量。而他在利比亞政局仍是利比亞王國(Kingdom of Libya)的時期,加入利比亞醫療團,在利比亞一待就待了五年,這五年對他而言,增進的醫療技術經驗以及與利比亞人民交流的特殊情感經驗,都是他一輩子難忘的經歷,而這也使他即便回國服務後,仍舊不時地回到利比亞一訪舊地舊友。

由於跨國醫療合作往往呈現當地醫病人數比例相差懸殊、病人看診需求量大的情形,又加上利比亞當地許多官員及其親人,或因自身地位不願到院就醫,又或因受限於利比亞多回教徒因此女性不便親至到院,各種原因都使謝醫師分享,其在利比亞時,即便出國前已有特定的醫療專業專才,但一至當地便往往需要一人負責診斷各種病例,包括內科、外科、婦產科等等,甚至也時常需至當地人家為病人診斷,雖然辛苦,但謝醫師也表示,這對於他個人醫療技術與診斷經驗的累積上都是非常重要且有用的磨練!

謝醫師也特別分享利比亞的醫療民情與景況,與上一場馬紹爾相同的是,由於謝醫師服務的是地區醫院,因此當遇到許多較為複雜的病例時,仍會因受限該地醫療設備或技術而必須轉診至首都的黎波里(Tripoli)或其他國家;而與其他國家不同的則是,由於利比亞回教徒比例高,齋戒月禁食的結果,往往造成當地人民胃病罹患的比例也較高。另外,謝醫師也特別提到,在回教的醫院標誌,並非台灣人民熟知常見的紅十字架,而是紅月亮形狀!這些特殊的病例與宗教信仰下的文化習慣,都構成了利比亞特殊醫療景況的樣貌!

除了醫療部分,謝醫師也向在場聽眾概述了利比亞的歷史與文化古蹟,讓大家更能瞭解與想像經歷了許多不同當權者統治過的利比亞展現的特殊風貌,更重溫了許多謝醫師當時在利比亞的行醫生活舊照,讓大家都透過這次的講座,更能身歷其境地了解作為一個在國際醫療團的醫師,在利比亞時確實面臨到的困難與趣事為何,最後的問答時間,在場聽眾也紛紛熱烈提出反饋!

延伸閱讀:
106/11/12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利比亞醫療團—台灣國際醫療合作先鋒】(下)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上)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下)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董事長致詞稿

Frederick Muller大使、Lein Tawoi Zedkeia大酋長(paramount chief) 、各位貴賓:

午安。歡迎各位參加今天下午由社教文化基金會所舉辦的「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我是社教文化基金會董事長黃居正。清華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

今年非常幸運的,我們社教文化基金會董事裡有很多來自醫護界的前輩。在他們的鼓勵與支持下,基金會計畫從今年下半年開始,推動一系列的「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今天的講座就是這系列活動的第一場。

台灣因為國際地位特殊,雖然在醫學技術的發展與人道愛心的奉獻能力上,都不輸給任何先進國家,卻無法以會員國之身份,參加與人權,公衛及人道主義有關的國際組織。雖然如此,台灣各界,尤其是醫護界,在過去幾十年來,仍然持續、無私地以各種其他管道,投入國際人道援助與醫療合作。

透過這些國際合作與援助,除了讓台灣社會再次有機會,去認識、了解世界上多元的社會,跟多元的文明,也讓台灣人理解,自己在國際上並非弱者,也有能力與其他文明國家一樣,在人權與人道議題上,做出貢獻。相對的,國際社會也能漸漸認識台灣的重要性與必要性。

馬紹爾,是目前統治台灣的中華民國,在亞太地區最重要的友邦之一。馬紹爾在地理上是由29個環礁及1,225個小島所組成。在台灣的遠洋漁業中,尤其是太平洋地區,馬紹爾也是我們最重要的漁業轉運港跟作業基地。衛生福利部雙和醫院,也從四年前開始,派設馬紹爾醫療團。可以說在產業,與文化上,馬紹爾都是與台灣最緊密合作的友邦。

在民族組成與文化內容上,馬紹爾與台灣同屬以南島語族為主要成員的多元文化主體。台灣的原住民族特別是世居於蘭嶼的達悟族,在歷史上面對外來者,都曾遭遇相同的命運。我們透過今天的演講,也可以藉以回顧當我們自私地將低劑量核廢料儲存於蘭嶼時,對島上居民造成的傷害。並學習馬紹爾在受到核子試爆損害時,如何藉由各種賠償計劃來重建的經驗。

因此,以台灣與馬紹爾的醫療合作,作為我們系列講座的第一場,特別有意義。

今天,基金會非常榮幸,在衛服部雙和醫院的協助下,能邀請到雙和醫院泌尿科胡書維醫生,整形外科暨燒燙傷傷口整合照護中心技術組長黃晴雯護理長,擔任我們的講者。與我們分享,她們在馬紹爾的工作,與生活經驗。感謝她們的專業,與愛心,帶給台灣人豐富的啟發。

感謝兩位講者,也再次感謝Frederick Muller大使、Lein Tawoi Zedkeia大酋長、各位貴賓的蒞臨。謝謝大家!

 

Opening Address in English

Honorable Ambassador Frederick Muller, Ms. Muller, Paramount Chief Lein Tawoi Zedkeia, Ms. Zedkeia, Board Members of Foundation for International Exchange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Ladies and Gentlemen:

Good Afternoon. Welcome to the Series Lecture on Taiwan and International Medical Aid. My name Is Chris Huang, Chairman of the board of directors, Foundation for International Exchange and Cultural Development. Currently full-time professor of National Tsing Hua University law school.

The Foundation is very fortunate to have many members of the board with background of medical science. With their encouragement and support, we are able to plan and execute this series lectures on Taiwan and International Medical Aid, which starts from the later-half of this year.

Due to her special international legal status, Taiwan is not allowed to participate in any international organizations related with human rights, public health and humanitarian matters as a member State, even though its advancement of medical science and humanitarian consciousness is no less than any civilized country. Which however, never hampered the efforts of Taiwanese to provide medical aid and humanitarian support to those countries in need through alternative channels.

Through the provision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aid and humanitarian support, the society of Taiwan starts to realize the multi-faces of political organizations and civilizations of other countries, in the meantime, her capacity to contribute to the international society. Such an endeavor on the other hand, may also help the world to appreciate the indivisibility and importance of Taiwan as a potential member State.

The 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 had formal and treasurable diplomatic relationship with regime currently occupies Taiwan. The republic is composed geographically of 29 atolls and 1225 islands, and is the requisite transit and supply base for the maritime and fishery industry of Taiwan. Shuang Ho Hospital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started to dispatch team of medical aid to the republic since 2013, which hold even closer the tie between two countries of endearment.

Composed also mainly with Austronesian ethnic origin, the 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 share with Taiwan the same multi-culturalism. While reflecting our common history, the indigenous peoples of the two entities endured the same arbitrary decisions of the foreign settlers and suffered the poisonous effects of nuclear activities. I think Taiwan can also learn very much from the comprehensive compensation scheme of the 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 when dealing with the similar injustice.

I am very glad today that we could have this rare chance to invite Dr. Hu and Section Chief Ms. Huang to share with us their valuable work and experience while providing medical aid in the Republic of the Marshall Islands, of course also with the generous support of Shuang Ho Hospital and Ministry of Health and Welfare.

Hope you all enjoy this great afternoon.

 

【媒體報導】台灣滾動醫療團,在馬紹爾做些什麼?

以下文章出自「新公民議會」(2017/9/26),作者:寒波

社教基金會舉辦「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的第一場,題目「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對象是馬紹爾群島,目前有台灣的常駐醫療人員。演講者是雙和醫院的胡書維醫師、黃晴雯護理長,前來分享馬紹爾行醫見聞。

純看地理,馬紹爾離台灣並不太遠。它身處太平洋,依照西方人的劃分,馬紹爾群島和關島、馬里亞納海溝、塞班、帛琉一樣,同屬密克羅尼西亞地區,只是馬紹爾位於更東方的海域。正式的國家名稱是馬紹爾群島共和國,首都叫馬久羅。

馬久羅醫院是馬紹爾全境最先進的醫院,台灣醫療團主要在此提供協助。純論外觀,馬久羅醫院即使擺在台灣也算稱頭,內部基本的醫療也不匱乏,還有電腦斷層這類裝備;也擁有來自菲律賓、斐濟、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的醫療支援。不過欠缺專科醫師,如泌尿科、外科等,因此往往無法進一步處理。

馬紹爾是中華民國的正式邦交國,雙方互相設有大使。台灣為提供醫療援助,已由雙和醫院派出「滾動醫療團」數年。「滾動」是動態之意,由於馬紹爾缺乏專科醫師,因此台灣能定期提供不同專科的醫師,輪流前往支援。

台灣醫師在當地的工作是:診斷、處理、轉診。例如胡醫師提到,一位病患有嚴重的尿道結石,在台灣手術只要震碎,半小時即可解決,也不會造成外傷,馬久羅醫院卻沒有裝備。所以診斷得知病況後,處理方式是記錄病歷,交給病人下次轉診去菲律賓,由菲律賓的醫院手術。

遺憾的是,馬紹爾也許沒那麼缺乏醫療資源,各界對它的捐助其實不少,只是常常無法有效運用。有時島上能獲得先進的醫療儀器,如高壓氧設備,卻沒人懂得操作,用壞也不能修理;或是收到品質很好的藥品、耗材,卻放到過期。台灣醫療團的其他工作是,協助建立先進的醫療資訊管理系統,以及訓練當地醫護人員。

馬紹爾除了醫療以外,外界看來還有嚴重的國民健康問題。有人會想到,美國從1946年到1958年間,在比基尼環礁的多次核子武器試爆(比基尼本來是馬紹爾的一處地名,後來變成泳裝的名字),是否影響了島民的健康?然而,這段陳年往事對現代的影響多少並不清楚,馬紹爾人如今面對許多更直接的威脅。

馬紹爾國民的健康問題,與飲食習習相關。馬紹爾傳統食物是麵包果、林投果、椰子、芋頭等等,要吃到健康出問題不太容易;但有了外界支援,特別是美國進口食材後,島上發展出罐頭、醬料多、高油高鹽的不健康飲食。還有生冷食物普遍,以及沒有自來水,用集水桶蒐集雨水,也導致嚴重的寄生蟲問題。加上少吃蔬菜、食物常常放到過期等因素,馬紹爾人的肥胖、高血壓、糖尿病居高不下。

想有效解決問題,不能只等在醫院,必需主動深入社區。有意思的是,馬紹爾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國家,黃護理長提到,她透過教會活動進行衛教,成效似乎不錯。也有健康飲食教學,教人料理吃菜等活動,以及向幾乎完全沒有運動習慣的馬紹爾人,宣傳多多運動。總之,就是多重利用當地資源(例如盛產的椰子油),宣導觀念,以求改善國民健康。

註:2017/11/12 (日) 有另一場講座活動,歡迎參加。[連結]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下)

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於106年9月23日(週六)下午,於臺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的系列首場:「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講座,很榮幸邀請到曾參與雙和醫院馬紹爾群島共和國醫療駐診計畫的胡書維醫師、黃晴雯護理長擔任講者。

黃晴雯護理長首先介紹何謂跳島航線——跳島航線從日本檀香山起飛,經馬紹爾群島的馬朱羅環礁、瓜加林環礁,及密克羅尼西亞聯邦的科斯雷島等島嶼,最終抵達美國關島。這個航班目前僅由美國聯合航空獨家航線,機票價錢不便宜,但其特殊的飛行模式吸引了許多飛行迷前來朝聖,然而該路線卻是馬紹爾群島和密克羅尼西亞聯邦兩國人民與世界惟一的聯繫。

護理長小知識補充:不論是作為志工、或者觀光客,有興趣前往馬爾紹群島的人第一句要學的話就是:「亞貴」,即問候「你好」的意思!

   

馬紹爾群島的生活模式早期自給自足,多半的主食來自於島嶼所生長的熱帶作物如麵包果、椰子還有來自海洋的魚、蝦。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後美國於託管當地期間大量輸入高油、高鹽、高熱量的美式飲食文化,又受限於海島環境,不易種植蔬菜,當地居民吃的蔬果類食物大部分仰賴郵輪貨運,不過貨運保存環境的不當,導致蔬果類的食物到馬紹爾群島時即使沒有過期也都發霉了。如此惡性循環之下,馬紹爾的人民對於罐頭食品及重口味的美式食物依賴越來越深,他們也缺乏運動的習慣,肥胖症狀的問題日趨嚴重,罹患糖尿病的比率更高達全球第五名。

當地的平均國民所得不高,主要的資助來源是美國,也有來自世界各地的援助。雖然其所獲得的國際援助資源並不少,但對貧窮家庭而言,一雙鞋子已經是奢侈品,赤足在地上走路稀鬆平常,行走時容易被劃傷,這些小傷口併同罹患糖尿病,導致小傷口在沒有妥善處理的情況下往往難以自我恢復,最後潰爛越來越嚴重。就醫的一次花費5美元,約台幣150元,在我們眼中相當一杯星巴克的價錢,不過這對當地人來說卻難以支付。昂貴的醫療費用使他們怯步,延後治療的結果通常都是截肢,這樣的現象或許跟當地的宗教信仰也有些微關聯,他們認為身體乃上帝所賦予,如今上帝欲將其收回,也應該認命。有鑒於人民對於醫療保健、照護常識的不足,當支援的醫護人員在替傷病患治療的同時,更必須考量到後續復原的狀況是不是能夠由其自行處理、照護。

雙和醫院滾動醫療團不僅只有在醫院裡服務,更與當地的牧師、店家配合,深入當地社區,對長期飲用生水(馬紹爾群島並無自來水公司)但抵抗力較為不足的小朋友進行蛔蟲投藥並教導正確的衛生觀念,或是在週末假期於店家或是講堂開設活動,教導當地民眾如何利用島上的材料做出美味且清淡的餐點,並舉辦醫療相關的講習,講習中有衛教觀念及相關知識的建立,讓居民透過實際參與實作,從做中學,進而把衛生及照護的方法落實於生活中。

糖尿病的併發症導致當地人平均壽命只有65歲,黃護理長表示,在告訴他們台灣人的平均壽命達七、八十歲的時候,他們竟然大笑以對,原來這對他們來說是件不可能的事情。即使環境艱困,他們依然樂天知命,自殺率並不高,在教會聽到孩子們齊唱聖歌,彷彿這是塊世外桃源,土地上住著毫無煩惱、快樂的人們。

針對醫療問題總結,黃護理長最後提到,不管是再好的儀器設備終究會毀損,再多資源終究會耗盡或是過期,一切的源頭終究需要回到「人」的根本,唯有將當地的既有人材加以培訓,將能利用現有資源效益最大化,並佐以居民衛生保健的觀念提升才是治本之道。

106/9/23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上)

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於106年9月23日(週六)下午,於臺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無界的愛─台灣與國際醫療講座」的系列首場:「馬紹爾群島醫療團─愛在日出與日落」講座,很榮幸邀請到曾參與雙和醫院馬紹爾群島共和國醫療駐診計畫的胡書維醫師、黃晴雯護理長擔任講者。

胡書維醫師簡單以馬紹爾群島的地理位置、歷史人文作為開場,一個從台灣過去須歷經好幾十個小時、不斷轉機、中間須經多次跳島起降才能到達的國家,是我們的友邦,也是正面臨嚴峻氣候變遷挑戰的一塊土地。

在度假風情的碧海藍天風景下,有著樂天的人民、多元的文化,卻也有著大量的醫療需求,糖尿病的高風險、過度肥胖、醫療診具設備的不足、曾經歷了核爆的衝擊,以及地理環境上分隔瑣碎的多個島群造成的通聯與就醫的困難,都使得「雙和醫院滾動醫療團」在當地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為什麼叫做『滾動』醫療團呢?」,有人問。

滾動醫療團的設置,是每隔一段時間派各科別的醫師與護理師前往當地,每人至少停留一個月的常駐醫療支援提供的措施。由於會定期評估當地需要醫療員額與資源需求,並且也提供當地相關醫療人員學習與諮詢建議,所以其實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所以才以滾動為名,胡醫師答道。

今年,天下文化出版的《從日出到日落的守護:雙和醫院滾動醫療團在馬紹爾的故事》一書,就是描述了雙和醫院滾動醫療團在馬紹爾的各種故事。(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53973

胡書維醫師也分享,雙和醫院滾動醫療團主要的活動地點是在馬久羅(Majuro)小島上的馬久羅醫院,在專科醫師數嚴重不足的情況下,往往每次醫療團要出發前,馬紹爾當地的報紙都會以「號外!」來大肆散佈台灣醫師要來的訊息,當地居民就會竭盡所能地在該段時間到達位於該小島上的醫院就診。

但很多時候,由於台灣與馬紹爾就醫模式的不同以及地理環境的限制,台灣常見的就診後定期回診的模式,在馬紹爾則行不通,胡醫師便舉例她曾遇過的一個案例,是一名患者在醫師要求下周同一時間回診時,答以其因住在另一小島,要視退潮時間才能決定是否能夠回診,這也讓胡醫師感嘆氣候暖化確實對馬紹爾而言具立即、直接的影響!

滾動醫療團,由於考量要因地制宜,並且目的為要使馬紹爾當地政府與人民能夠藉由醫療團給予的協助,將來能夠在馬紹爾獨立處理各種醫療案例問題,因此醫療團在馬紹爾主要扮演的功能,並非從台灣直接地提供醫療器材或是引進各種國際尖端技術,而是盡量以當地既有的人才培訓指導與設備利用為主,在給予正確的診斷後,建立起專科對專科的轉介/轉診管道與制度(馬紹爾醫療資源有限,因此往往需移轉病人至夏威夷或菲律賓,以完成後續醫療處置),並適時地給予後續保養建議。

然而在這些醫療處理的過程中,胡醫師也表示台灣與馬紹爾除了前述醫療模式的不同外,也有一些台灣人可能難以想像的醫病規定,例如馬紹爾對於病人的處置,存活率高低也會成為是否適於被轉介的考量因素之一(例如存活率低於多少可能就不適合被轉院),雖然馬紹爾此種規定可能是由於當地資源分配與環境限制而形成,但對於當時初來乍到的胡醫師而言,仍覺得與過往所受訓練牴觸。

除了醫療案例與二國醫病狀況的比較外,胡醫師當天也分享了許多她在馬紹爾工作之餘的各種食衣住行育樂,也讓本場講座更貼近一般民眾,非常值得一聽!對於未來有志於加入國際醫療團隊的朋友,也是很難得的機會可以一窺醫療團實際工作的景況與樣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