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紀實】107/6/30「原」來如此─原住民族的傳統與現代系列講座「賽德克族之傳統文化與當代適應」

財團法人社教文化基金會自2017年底開始,規劃主辦一系列「『原』來如此─原住民族的傳統與現代」講座,系列講座第一場「日月潭邵族於向山BOT案的凝聚與挑戰」於106年12月16日揭開序幕,講座內容精采充實,活動結束後也得到許多迴響與支持反饋。本次,延續著對於台灣原住民族傳統文化與現代生活適應的人文與環境關懷,社教文化基金會再度主辦了本系列講座的第二場活動:「賽德克族之傳統文化與當代適應」,邀請到本身就是賽德克族人的人類學研究者伊婉貝林(Iwan Perin)老師擔任講者,分享她身在部落內與部落外,所觀察到的賽德克族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講座一開始,伊婉老師以現代科技設備(例如電腦、網路、手機等)對於部落族人們(尤其長者)實則充滿各種猜測、疑問與想像作為開頭,也憶及部落長者曾對族裡的年輕人說:「要能養活自己,再回來幫忙部落!」,種種一切,道盡了當大多數賽德克族的族人們從部落裡出生、成長、學習、之後面臨出外求學、工作甚至結婚生子,部落外打拚的游子與守在部落的族人們都需要調適,又加上科技日新月異、法律規則更迭。總會有某個時刻,族人會面臨是否回鄉,又或者是否能夠為部落多做些什麼的疑問,也要面對當部落傳統文化與現代社會的普遍認知有扞格時該如何解釋取捨與捍衛,更需要因應不同的法律規則與辦法自我調整部落的節奏與心態。

而本次講座就是聚焦在賽德克族一路走來,擁有傳統積聚流傳下來的豐富文化能量,如何在現代面臨了許多挑戰並且一一克服、適應,未來方向又該如何走去。

伊婉老師舉了相當多的例子,例如賽德克族特殊的命名規則與系統,原能使人得以輕易區別我族與他者,也能一窺家族親屬身分關係,但當外界當權力量與政策介入、強加另一套名字系統於族人時,名字的邏輯反而使族人認同混淆、失去家族意涵,甚至由於在賽德克族依循的Gaya(Gaya為賽德克族的律法規範,代代傳之)中近親是絕對禁止婚嫁的,因此反而使許多戀人不得不悲傷收尾。

又例如在法律當代適應上,近年因應如〈原住民族傳統智慧創作保護條例〉、〈原住民族文化資產處理辦法〉等法規,需要更多各部落與語群之間的溝通,而這在賽德克族過去是很少見的。伊婉老師也向大家分享賽德克族自2008年開始研議籌備「民族議會」,透過討論、表決、協商,至今已共同完成許多項目,如2015年與閃靈樂團簽訂「授權合作備忘錄」等。伊婉老師也表示,近年來大家對於賽克族的文化開始有更多的了解、進而喜愛想用以創作,幾次對於例如「還工歌」、電影或圖騰元素的授權經驗,也真正能讓族人們覺得被尊重、更能大聲說這是自己的文化,伊婉老師覺得這是從過去到現在一個很好、正面的方向!

講者當天也分享了許多賽德克族的故事與傳說,例如除了射日傳說外,現今人們普遍經由《賽德克‧巴萊》電影而對於「彩虹橋」耳熟能詳,伊婉老師則比較傾向稱之為「靈橋」,是連結族人與祖先們的重要橋梁,在橋的一端有螃蟹靈負責檢驗族人手上是否有紅色的印記,若族人對家庭、部落盡責付出才會獲得此印記,也才能通過螃蟹靈的檢驗通過靈橋與祖先團聚!

透過這場講座,不但使參與的朋友都能更認識賽德克族,也深刻地討論了賽德克族因應外在環境變化而從過去到現在做出的努力與適應。講座後的問答時間,在場的朋友也十分踴躍發問,與講者討論了例如目前族語與傳統文化復振面臨的困難、原住民加分的原因脈絡與問題等,也請身為賽德克女性的伊婉老師分享其在人類民族學研究學術工作與部落事務上同時進行時是否可能面臨一些需要調適的地方或情境,以及現場也有賽德克族的年輕族人跟講者討論到自己以及周遭人對於賽德克族「文面」的想法!整場講座,內容非常充實精彩!